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真人博彩娱乐网站

时间: 2019-02-01 15:56:35 来源: CFO圈  网友评论 0
  • 转变现行税收征管模式,实施有效管理,改善民生,有着里程碑的意义。


转变现行税收征管模式,实施有效管理,改善民生,有着里程碑的意义。


转向税收共赢之道


中央财经大学税收教育研究所所长贾绍华

文/袁跃

来源:CFO圈


为了探寻税收的神秘轨迹,当代税收名家贾绍华先生的坚实探索,在税收之道上印下了一个又一个探奇的足迹。


从宁夏田间的收获麦香,到建筑企业的挥汗如雨;从宁夏财政厅处长,到海南省商业集团实业发展公司总经理;从国家税务总局扬州税务学院院长,到中央财经大学税收教育研究所所长。在磨砺中坚韧向上,不知不觉间,经过半个世纪的洗礼,锁定靶心,贾绍华被财税的神奇魔力所吸引,如流星般的离弦之箭,一发而不可收。


一路走来,在税收星迹迷航的探测中,贾绍华发现,税收流失轨迹的深浅,是征纳双方成长博弈、共同成熟的过程。治理税收流失,要想最大程度地保障税收流程顺畅,就要优化政府与纳税人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平衡术。


最暖心的服务:由对立向共赢


“交易产生税,模式决定税。”洞察税收流失轨迹,在大数据时代,无论哪个行业,偷逃税的风险都越来越大,对于不少弱不禁风的中小企业而言,财税违法风险已成为其“头号风险”。因为,部分中小企业财税行为不够规范,不仅降低了企业自身博弈的能力,让投资人望而却步,也影响了企业家的财产与人身安全。

博弈论是人对社会心理的投射,考虑游戏中个体的预测行为和实际行为,并落地其优化策略。贾绍华认为作为一个理性征税人、纳税人,最优策略是在守法和违法之间做出合理选择,最终实现其收入所得最大化。如果征纳双方都实现了最优策略,即实现了最优平衡,对转变现行税收征管模式,实施有效管理,改善民生,有着里程碑的意义。


在寻找这一均衡的艰苦努力征程中,透过解剖麻雀的微缩镜,以《中国税收流失》代表作享誉财税界的贾绍华,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税收的新路标:遵法守德、服务共赢!随着税务机关征管能力和纳税人权利意识的提高,税收征纳双方的博弈正在由传统的矛盾对立,向和谐共赢转变,由零和博弈向正和博弈转变。税务机关由传统的执法,正在转向服务与共赢的税收服务之道!


税收的本真是服务民生,有效推动服务之道是战略的落地,贾绍华提出:通过转变管理模式,以主动的暖心管理,最大限度的规避税收执法风险,应积极推进社会税务机关——涉税服务机构和国民来推动税法遵从,解决征税人、纳税人认为自己遭受到的不平等待遇的难题。降低征收成本,要创造稳定有序的征管环境,努力遏制中美贸易摩擦与大数据下的税收流失,同时藏富于民,这是现代税务管理的真谛与进步。


最有利的回击:为企业减负


中美贸易战由来已久,支撑特朗普发起贸易战的一记重拳,2017年底美国税改法案通过,每年再降低宏观税负0.8个百分点,在全球减税竞争的环境下对中国产生压力。特朗普给美国企业减税,对内减税实为为美国企业减负,对外贸易战实为为美国企业抢市场。美国对外狼烟四起,对内绝对尊重本土企业,所有政策一视同仁,以此增强美国综合竞争力,底牌是意欲雄霸全球。


面对中美贸易摩擦给中国企业带来的压力,要想让中国企业轻装上路,增强国际竞争力,为企业减压,最大的杀手锏,是为中国企业减负。贾绍华分析认为,税费负担是衡量国家、企业及个人三者利益分配关系的标尺,体现了纳税人因国家课税(费)而承担的经济负担,由此形成的企业税费负担,恰恰和国力通常成反比:税负越重,国力越弱;税负越轻,国力越强。


剖析中国企业税负世界排名居高不下,源于我国以间接税为主、企业缴纳为主的税制结构。国内间接税的家族成员名目繁多:流转税中的增值税、消费税、关税;资源税类的资源税、土地增值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和耕地占用税;行为税中的印花税。其中,大头间接税占比超过60%,小头直接税占比小于40%。随着全球局势的日益复杂,外资企业尤其是美资企业对中国经济的全面渗透,国内经济主体行为异常复杂,多元化的业态、模糊的行业边界还使得征纳双方难以明确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这将导致同业不同税、同行不同税、同税不同率的情况,损害了国内企业的市场公平。


为构建公平的市场环境,贾绍华建议,促进市场配置资源效率,维护增值税的中性特点,应尽快推出增值税税率简洁版,降低企业财税人纳税痛感,增值税率三档变两档——将税率16%降至13%-10%。我国税收近90%由企业缴纳,因此企业税痛重。美国以直接税为主,占比80%,且主要是对个人征收,企业税负轻。未来,在结合自身实际税负,合理借鉴的前提下,中国税改也应以直接税为主,全面掌控税源,做宽税基,为国家层面降低税负提供坚实的基础。税收收入的调整空间,在国税、地税合并后,征税成本降低,这为做宽税基、费基奠定了基础,从而为实质性优化我国税制结构,降低企业微观税费直接负担水平打下坚实的基础。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今天,对中小微企业的税率可以直接降为1%,或者不征,藏富于民——为中国企业减负松绑,就是应对国际风险的最有利回击!


最真切的创新:“纳税人保护之法”


在中美两国持久较量的对垒中,中国的减税政策也在众望所归中出炉,打开2019年的大礼包:2018年已出台减税政策的后发之力,在2019年的减税规模预计为——增值税将减税3600亿元;个税减税估计约4000亿元;出口退税减税估计约为3200亿元;进口相关税收减免约3900亿元。在人们争相打开礼包时,更多的人则关切税收礼包由虚向实。


考虑到税制曲折运行中,隐形漏洞引起的虚火上升,今天的中国在金税三期的大数据时代下,简税制、宽税基、低税率、严征管四大棋子落地。严征管大部分做到了,但是少税率小部分做到,宽税基大部分还没做到。贾绍华运用思辨思维,边分析、边提醒:“真正的现代税法本质是纳税人保护之法,并非宏观调控法。从十六大到十九大,纵观发展势头迅猛的税收立法、税收执法和税收司法,税收法治建设已逐步进入国家顶层设计的核心,并最终与经济法走上截然有别的变革之路。税法的功能已经根据法治的要求,从单纯的宏观调控转变为国家治理。为此,税收制度的宽税基创新,应关注税收制度、税收政策的内涵与外延及二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在一定期间内不应经常发生变化;而政策是较灵活的,应根据不同时期的需要经常进行调整。”


在征管模式的创新历程里,按照依法治税原则,从征管资源配置、征管格局构建、征管制度设计、征管路径选择落实现代化税收征管改革,有效发挥税收服务纳税人、服务经济发展、服务国家战略的重要职能,进一步提振在税收治理中的基础性、支柱性、保障性作用并非易事。


从中国整个产业链条来看,当今的免税政策并不能降低整个产业的增值税税负,原因是免税以后下游企业无法抵扣进项税,因而承担的税负不变。贾绍华对此提示说:“降低整个产业链条的税负,对国家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的中小微企业,采用增值税即征即退的方式,可明显降低中间环节企业的流转税税负。上海自贸区曾实行过对有形动产融资网上博彩娱乐十大网站服务的企业,实行增值税实际税负超过3%的部分——即征即退的增值税优惠政策试点,给自贸区企业带来了新的活力,达到了扶植新型贸易业态企业和创新驱动型科创型企业的目的。但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势下,税收创新之道依然任重道远。”


最迫切的期待:一切为民生


纵观中美两国税制之道,美国个税制度推行综合制,中国则是分类制。在美国综合制个税所得税的棋盘中,纳税人的全部所得无论其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取得的任何来源和任何性质的收入汇总,经过合法的豁免、扣除程序后,会合理计算出纳税人的应交个税额。其最大亮点在于全面反映纳税人的实际负税能力,不足是计算复杂,征收成本高,对纳税人素质水平要求不低。实行分类制的优点是简单,征管成本低,对纳税人的素质要求低,其不足在于收入调节功能不足,对低收入人群不公平。


梳理税收历史脉络,权利的初始分配,始终决定低收入弱势群体——百姓红包的鼓瘪,从根本上看,税收与人民的利益始终水乳交融。税收身为民生资本的重要推手,凭借公权力对社会收入进行再次分配,旨在防止和消除粗犷市场在初次分配中造成的贫富悬殊,保障社会弱势群体分享社会红利。而税收分配不公平不仅无法实现市场在初次分配中形成的公平,反而会在再次分配中犁深了不公平的鸿沟。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厘清税收实质始于人民的名义和共同意志,这就要求税收法律和政策必须始终贯穿民生为本的契约理念;认清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坚持践行民生为本的价值标准和落地细则,才能安邦定国、福祉四方。


考虑中国社会保障的低层次和发达国家的高福利,中国宏观税负偏高,机关事业支出庞大。在我国现有的税收规范体系的大棋中,除了少许单行法律和行政法规外,绝大部分都是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以规定、通知、公告、答复等形式制定的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这些规范性文件几乎覆盖了全部税种,法律形式花样繁多,税法规范性文件林林种种。


深陷其中的重大复杂的涉税事项企业报税人员,无法凭借自身力量完成税务筹划实现节税目的,往往会通过委托第三方涉税服务机构或个人进行“减压”。但实践中,许多所谓的“筹划”,实际却是违法筹划,使企业面临逃税的厄运。贾绍华对此提示,解决之道的有效途径之一是加强对征税人、纳税人 、涉税服务商,以及企业家、财税财会人的教育,只是第一步;根本上在于税收教育还要普及娃娃和社区的老人,让税法知识走进千家万户,对社会全方位覆盖,并听取大众的呼声。顺其民意是降低涉税风险和民生福祉的原点。


走好积极回归民生和降低涉税风险的平衡术,需要明晰税收平衡制度多维度的构成:社会认可的非正式约束、国家规定的正式约束和实施机制。在提升服务型法制政府的税收治理能力之路探索,贾绍华提示,历史传统,文化习俗等非正式约束的转变是个长期的过程,其形成的滞后使得正式约束所取得的成效大打折扣。因此,亲民制度、法治行为、道德约束和税法教育的积极转变必须同时进行。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CFO圈 作者:袁跃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