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真人博彩娱乐网站

时间: 2019-01-21 09:46:53 来源: 证券日报之声  网友评论 0
  • 2018年12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854.4亿美元,增长-5.8%。其中,出口2212.5亿美元,增长-4.4%;进口1641.9亿美元,增长-7.6%。贸易差额570.6亿美元。

来源:证券日报之声(ID:securitiesdaily)

作者:连平 何飞


2018年12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854.4亿美元,增长-5.8%。其中,出口2212.5亿美元,增长-4.4%;进口1641.9亿美元,增长-7.6%。贸易差额570.6亿美元。


一、外部因素导致12月份出口同比负增长

2018年12月份出口同比增长-4.4%,创2018年单月同比最低增速,三方面因素导致12月出口同比下降:


一是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导致外需强劲势头减弱。2018年12月份,摩根大通全球、美国、欧元区的制造业PMI分别为51.5%、54.1%、51.4%,虽然都保持在荣枯线以上,但都创下了2017年以来的新低;韩国、澳大利亚、中国台湾、南非的制造业PMI(或PMI)分别为49.8%、49.5%、44.8%、49%,都位于荣枯线以下。相比2017年12月份,我国主要出口国家及地区的经济景气状况减弱,外需开始受到明显影响。2018年12月份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均值低于2017年同期284点。从主要出口国家及地区数据看,2018年12月份中国对美国、欧洲、日本、巴西、印度、南非、澳大利亚、中国台湾的出口增速都为负值。


二是2018年12月份出口增速受到2017年同期高基数影响。2017年12月份出口金额2315.23亿美元,为2017年全年的最高值,出口增速为10.73%,出口金额和增速基数双高。在此情况下,2018年12月份的出口增速不佳显而易见。


三是贸易摩擦带来的滞后影响开始集中显现。12月份,贸易摩擦导致的国内企业“抢出口”行为进入尾声。尽管过去几个月,中央与地方及时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出口企业的政策,各地对出口类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给予了更多支持,但这些政策的红利释放需要一个过程,政策对冲作用尚无法立刻显现。


从2018年全年来看,中国出口2.48万亿美元,同比增长9.9%。出口总金额表现较好的同时,出口目的地进一步拓展,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增速高于整体出口增速。出口商品结构进一步优化,民营企业出口占出口总值的比重进一步提升,继续保持第一大出口主体地位。


二、内部需求减弱是进口负增长的主因

2018年12月份进口同比增长-7.6%,创2017年以来最低增速,影响因素有三方面:


一是大宗商品进口价格继续下跌。2018年12月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下跌,CRB综合、油脂、食品、家畜、金属、工业原料、纺织品指数均值较2017年12月分别下跌16.46、27.15、10.97、47.06、43.26、21.48、9.56点。全球油价继续下跌,WTI原油均价下跌至48.98美元/桶,较2017年12月均价低9美元/桶。尽管部分商品的进口量有所增加(比如原油),但由于价格下跌明显,进口总额增长受到显著制约。


二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8年三季度,我国经济实际GDP增速降至6.5%,相比二季度下滑0.2个百分点,这是自2015年以来首次出现的新情况。2018年12月份制造业PMI为49.4%,自2016年8月份以来首次跌破荣枯线。这表明我国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经济下行和内需放缓均不利于进口扩大。比如,从进口量看,2018年12月份的大豆进口量为572万吨,较2017年同期大幅减少383万吨。


三是2017年同期金额高基数。2017年12月份进口金额1776.72亿美元,为2017年全年的最高值,进口金额高基数对2018年12月份的进口额扩大构成制约。


从2018年全年来看,中国进口2.13万亿美元,同比增长15.8%,进口增速略低于2017年的16.11%。进口总体表现较好,包括集成电路、水海产品等在内的部分重要设备和关键零部件优质消费品进口保持了较快增长。


三、2019年外贸面临三大挑战


从中美发布的相关报道看,双方在1月初举行的贸易谈判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当前,贸易摩擦暂时“休战”,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的悲观预期,但尚未从根本上提振企业出口信心,预计农历年初出口继续放缓的概率较大,出口同比或继续负增长。预计中美谈判会在2019年一季度取得实质性突破,基于此,企业信心在二季度将逐步回升,出口增速也将有所恢复。


随着逆周期调节、扩大开放、降低进口关税等政策不断释放红利,外贸结构进一步优化,预计2019年进出口规模将保持平稳。当然,在2018年高基数影响下,随着应激式进出口增长风头过去,2019年外贸增速尤其是出口增速放缓的概率较大。


从目前来看,2019年外贸仍面临三大挑战:


一是全球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或导致贸易增速放缓。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同步放缓的概率较大,发达经济体中美欧经济或触及本轮复苏拐点,预计美国和欧盟经济2019年的增速将分别放缓至2.5%和1.5%。2019年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压力或进一步加大,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将对以资源生产加工和出口为主的国家影响显著。


二是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取向不一增加了外贸环境的不确定性。2018年12月份,美联储的议息会议声明将渐进加息,点阵图显示2019年的加息次数为2次,近日鲍威尔的“鸽派”言论则加大了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欧央行的议息会议确认于2018年底结束量化宽松政策,但未明确表态何时首次加息。日本央行的金融政策决策会议决定继续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不变。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摇摆将加大外贸企业的汇率风险。


三是WTO改革方向尚不明确、多边贸易规则或受到冲击,外贸将面临长期挑战。当前,多边贸易体系改革愈发成为共识,但在如何改革方面存在诸多分歧,尤其在是否遵循现有基本原则和核心价值观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观点明显不一致。贸易体系改革结果将显著影响我国外贸长期走势。


(连平系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何飞系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证券日报之声 作者:连平 何飞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